圣梅洛

请多指教。

惠美子小姐杀人了。

听见这个消息时,青麻子腿一软坐在地上,回过神来已然过了半,钟声响起提醒着青麻子现在是凌晨十二点半。

青麻子慌乱的出门去找宏木,跌跌撞撞的发现宏木在警局接受调查。

青麻子失魂落魄的在警局等待。冰冷的金属椅子让青麻子冷的一哆嗦,现在是冬日,大雪埋到小腿,刺骨冰冷的寒风狠狠的刮着脸。而青麻子仅穿了一件紫毛大衣和及膝百褶裙,腿冻得青紫。

坐在椅子上,蚀骨的冷让青麻子压抑不住,呜咽了一声,双手掩面啜泣了起来。

惠美子那么好的人,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会逗自己笑,滑稽的动作和语言总是让我心情好转,在人缘方面也不差;宏木是她的爱人,在一起了五年,今年刚准备结婚,却发生了这样的事.....

青麻子渐渐的嚎啕起来,泪珠连成一线,滚过脸颊滚过下巴,濡湿了衣领。

青麻子坐在冰冷的铁椅上,衬着警局阴郁的气氛,像只悲兽一般的撕心哭泣。

警局里其他办公的人员不耐烦的对着青麻子呵斥一声,青麻子极悲怆的呛了一声气音,哭声被硬生生的锁在喉头。

“吱呀”,承受着生死与决的门负重不堪的嘶哑一声,宏木恍恍惚惚的走了出来。

青麻子急忙跑过去,紧紧的攥住宏木的押肩骨,用力的指尖发白。

青麻子叠声提问,宏木像是行尸走肉一般机械的回答着,

“——是死刑。”

青麻子瘫在了地上。


青麻子花钱雇了律师,宏木也同意了。律师是一位年轻男子,戴着厚厚的粗框眼镜,不爱多语,典型的日本人外貌。

中原治律师尽力而为,可在二审三审后,结果还是死刑。

被害者的家属咬定“她杀了人就要付出结果”的理由,使青麻子与宏木哑口无言。

中原曾问过青麻子为什么要这么努力的帮惠美子摆脱死刑,青麻子支支吾吾的吐出一句万能语,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局面一直胶固着,谁也不愿让谁,青麻子的想法逐渐极端,她甚至起了杀死被害者家属的念头。

她也知道中原已经知晓她对惠美子的感情了,羞耻和愤怒叠在一起,灼烧着她的理智。

她准备亲自去找惠美子,她需要从惠美子口中听见她并不是有意杀人的证据。

白色的雪洋洋洒洒,像是纯白的纸钱飘落,又像是在祭奠着什么。

青麻子,宏木以及中原废了一点力终于见到了惠美子。

惠美子被拷着手腕,低着头喃喃自语的坐在椅子上,黑色的长发遮住她的表情,一袭白裙让她看上去削瘦极了。

阿惠。宏木哽着嗓子喊到,青麻子早已泣不成声,中原厚厚的镜片看不清神色。

“.......”惠美子仍然在低声喃喃自语。

阿惠,你在说什么?宏木忍不住上前问到。

惠美子突然挣脱了手铐,手里一把锋利小刀璨璨的泛着锐光,她抬起头,挂着狰狞的笑容将手里的尖刀刺入宏木的腹部。

青麻子倒吸一口冷气,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看着惠美子咯咯的笑着向她走来。

中原忽然上前,几招擒拿将惠美子扣在地上,惠美子剧烈的挣扎着,口中的呢喃细语愈演愈烈,

“你们人类让我毛骨嗖然!我为此想要终结你们这个邪恶的种族!我错在哪!
你们那不经意所流露出来的本性使我汗毛倒竖,我以滑稽这根线来维持与人类的关系!你们却要破坏这个关系!
我只是杀了一只令人作呕的猴子而已!我也只是想要释放本性而已!”

宏木痛苦的呻吟与惠美子尖利的吼叫,艳红的鲜血与惨白的脸颊都使青麻子浑身发软,头脑发昏,眼一闭昏了过去。

青麻子在失去意识前看见的是中原眼镜后锐利深邃的眸和惠美子眼眸深处实实在在的恐惧。


“咚——”

审判官将木锤重重的敲在台子上,惊醒了青麻子,

“——死刑。”


青麻子愣愣的走着,自惠美子死去已经四个月了,她每晚都会梦见那天的情景。

宏木还躺在医院里,惠美子睡在泥土深处,中原也再也没见过。

青麻子站在火车轨道旁,白裙被巨大的气流吹得哗哗作响,她眼神呆滞,口中喃喃自语。

呜——,火车来了。

青麻子纵身一跃。


『呐。来陪我。
    好。我爱你。』









中原并不惊讶的看着电视中的新闻,他早已知晓结局,人就是如此。

不是吗?

中原歪了歪脑袋,没有佩戴眼镜的眸子在黑夜中亮的惊人,像是两簇鬼火,折射着锐利的光。

人类果然如此。
贪婪愚蠢。
为了心中愚妄的痴念而死去。
因贪婪而自食其果。

中原舔了舔染血的刀尖,睥睨的望着脚下渐渐冰冷的尸体。

嘴角勾起弧度,直直的咧到了耳旁。